西亭粉丝头子—闭眼吹不接受反驳

不去想,不去悲。

【辫林】老舅给你讲故事(11~15)

跑出来诈尸一下。是不是都忘了还有这个呢。

想一点忘一点,更新很慢。叫我鸽王。

依旧是疯癫无脑小段子。






11.

郭麒麟已经在家闹腾一个上午了。

“大林啊,别闹了。来,我给你讲个《捉妖记》的故事。”张云雷揉揉眉心,一脸疲惫。

“你是说我能像天师一样斩妖除魔?”郭麒麟小脸红扑扑的。

“不,我是说,人家的故事叫捉妖记,你的故事叫作妖记。”




12.

“大林啊,今天,我来给你讲一个小白兔的故事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从前呢,有一只小白兔。它的妈妈出门之前告诉他,不要给陌生人开门。后来大灰狼来了,小白兔听话地没有开门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最后呢,大灰狼就把刚到家门的兔妈妈吃掉了。”

“嗯……嗯!?”


13.

“张云雷,你都嗡嗡一天了。咋的,你变成蜜蜂了?”

“不是蜜蜂,是黄蜂。”

“是是是,知道你黄。”

“去你的吧。我的意思是,黄蜂会把卵产到别的虫子体内……”

“老舅,等着。我这就去买杀虫剂去。”


14.
 
“在可可西里的那种恶劣严寒的条件下,不管是偷猎者还是执法者,只要是睡着了,就没有太大生还的可能了。只要一睡着,别人会把他的衣服扒下来。”张云雷顿了顿,“大林,冬天到了。”


“这就是你在我睡觉的时候扒我衣服的理由?”郭麒麟挑眉,“怎么着,你是要奸·尸啊。”


15.

“我国伟大的文学家范仲淹家境贫寒。把粥划成块,把咸菜割开来吃。这就是划粥割齑的典故。”


“哦。所以说你要发奋了?”


“不。我是说,大林反正你盘子里也有那么多肉,你分点给我不行吗!”















【la无差】张继科有三次想亲马龙结果失败了,有一次他成功了

龙崽生日快乐啊!而立之年,希望你幸福啊。

@水汽子桃 您的小甜饼啊。
  
龙獒龙无差。

  



1.

马龙刚进国家队的时候是一个奶乖奶乖的孩子,很快就受到了老队员的喜爱。
 





马龙正在旁边收拾东西。张继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


真像个糯米团子。好像还有点奶味儿。张继科抽了抽鼻子,心想,就是不知道咬一口味道怎么样。


张继科也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诡异想法吓了一跳,脸上后知后觉地泛起了红晕。


“继科儿,继科儿?走了。”马龙背上了包,喊他。张继科这才回神,应了一声,低着头跟在马龙身边,脸上红晕未散。


要是真能咬一口就好了。



2.

马龙的酒量似乎与他如今发型的硬挺程度差别很大。不说是一杯倒,也是那种“东北人的耻辱”的类型。

奶龙与盐龙,只差一杯酒。
 



酒量不好大概是国乒男队的特色。


刚刚嚷嚷着“一醉方休”的有志青年们不一会儿就歇菜了,桌子上趴了一打人,还有几个以方博为首的失踪人口。张继科有充分理由怀疑他们不知道去厕所哪个坑里吐了。


张继科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,但也算是比较清醒。当然,最清醒的是樊振东,因为他一边说着不能喝酒,一边解决掉了桌子上一半的伙食。




结了账,一帮醉鬼互相搀扶着回了宿舍。马龙喝了酒以后喜欢放飞自我。要是没人看着,恐怕明天的头条新闻就是“震惊!乒乓球冠军马龙喝了酒以后竟然……”


为了不给某C浏览器的标题党编辑找活干,张继科扯住中国队长直奔宿舍,等到把马龙扔到床上才歇了口气。


马龙刚一上床就闭眼不动了。张继科一边叹息于马龙睡觉速度如此之快,一边认命地走上前准备帮马龙把沾满酒气的衣服换下来。


还没等张继科碰到马龙,马龙腾地一下就坐起来了。小藏獒被这突如其来的诈尸吓得一抖,然后试探性地开口:“龙……?”马龙只是吸吸吸地冲他笑,也不开口,给张继科笑得心里发慌。


“龙,你想要什么啊?”张继科忍不住又问了一遍。


马龙动了。他一点点地贴近张继科的耳侧。张继科能感受到马龙呼出的热气。张继科的心跳的厉害,侧目看着马龙,突然感觉有点口干舌燥。
 

马龙离着张继科的耳朵越来越近,然后开口。“继科儿……”马龙顿了一下。张继科咽了下口水。


“我渴啦!”马龙在张继科的耳边突然大吼,然后狂笑起来。


旖旎的氛围被破坏殆尽。张继科委屈地揉揉耳朵,希望它不会像许昕的眼睛一样落下残疾,然后撇下笑个不停的马龙,无奈地去给他接水。


等到再回来,马龙睡得正香。
 

我的祖宗诶!张继科郁卒了。



3.

俩人没事的时候偶尔去物美刮彩票。


经过前两次失败的经历,张继科决定这种事还是听从命运的安排。要是他俩这回刮彩票中了哪怕二十,他也要亲马龙。


俩人买了几张彩票,坐在楼梯旁边慢慢地刮着。每一张彩票都礼貌地和张继科说谢谢。


张继科出离愤怒了。


他大手一挥,从兜里摸出来一百块钱,买回来一叠彩票。马龙被他这种阵仗吓到了,不确定地问他:“继科儿……你没事儿吧?”


“龙,刮!刮不完不回去!”张继科分了一打彩票给马龙,豪气干云。


张继科抱着必胜的决心,一张接一张地刮着。刮到一半的时候中了十块钱极大地鼓舞了张继科的信心。却没想到这十块钱是开始也是结束。

 
靠!这种比许昕复明的概率还小的事件都能被他碰上,真是哔了娃娃鱼了。


张继科默默思忖着剩下这叠废纸能不能卖十块钱。


 
4.

马龙被秦指叫走了,张继科一个人在宿舍里记日记。


“亲爱的日记,今天又是没有亲到马龙的一天。”张继科咬着笔头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成所愿。”


“要不就今天吧。”


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把张继科吓得一激灵。


“龙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
马龙笑了,说:“在你想吻我的时候。”


以吻封缄。
 

立场郭麒麟

怡宝两块一瓶:

郭麒麟曾经说过自己的人生准则:“永远知道自己是谁,知道自己干什么。”


这是我最值得学习的。


自己是很难认清自己的,会因为外界因素对自己的认知产生误差。


但等到和更优秀的人相对比,才能了解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和一些值得保留的特质。




郭麒麟这次上我就是演员这个节目,不单单是为了那点钱和热度的事。更多的是他所说“我想给我自己一个挑战”。


关于郭麒麟给自己的挑战来说,有退学去说相声、上综艺、拍网剧、电视剧、电影很多种。去认识不同行业的人,不仅仅局限于相声界。


就是这股少年心气把我圈的死死的。




他虽然会因为父亲的光环引出非议,但从来没有怕过。


在采访中说过:“我的成长经历都是在挨骂中度过的,我们更难证明自己,有的人没有那么多资源,但抓住一个就能证明自己,这两个难度是相同的。”


似少年又似年长者,活之通透令我佩服。




其实这次无论晋级与否能看到郭麒麟的努力就够了。


只有22岁的他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发展。




有人说郭麒麟黑幕,有人说郭麒麟都靠父亲,有人说郭麒麟演的不好。


可郭麒麟说:“我现在最希望的是大伙儿能看,不需要你认可我的辛苦,也不需要你认可我的劳动成果。我最怕的就是你不看就给我下了结论了。”




不带有色眼镜去看郭麒麟对有些人来说太难了。但只要您看,去知道去了解,有这么个年轻人他还在努力就够了。




他的确有个好父亲,教育他培养他,在小的时候把他挤到墙角背,背错了就重来。在后台,优先级是最靠后的。商演效果不好被父亲骂至半夜。


可以不上学,但不能不读书,可以没学历,但不能没文化。


从郭麒麟退学之后,家中书房,就成了他的主要生活地点,郭老师会给他留作业,让他看什么什么书。


能说出“哪怕我取得再大的成就,回到家里依然是我爸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好儿子”这种话的郭麒麟离不开郭老师这位好父亲的功劳。


中国式的父慈子孝。




抱拳拱手尊您一声少班主,我永远粉您,看您未来繁花似锦。

【桃林】【辫林】待定关系

一个联文 @栀子

更新超级慢……

我果然不适合走剧情


 






郭麒麟靠在椅背上,餍足地打了个嗝。


“嗝,要我说啊,还是这家火锅最好吃。就是有点贵。”


“是啊,你可舍得我了。”陶阳付了账,瞥了他一眼,“人情我还完了啊。”


“哎哎哎,我那么好打发吗?”郭麒麟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“合计我只值一顿饭的啊?”


“那还是友情价呢。这儿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
“陶警官,刚利用过就不客气了?你这是拔屌无情啊。”郭麒麟剔了剔牙,“再说了,这案子多费劲啊,后期指不定费多少精力呢。”


“现在怎么办?”


“你别急啊。这平子啊,二爷特别信任,平时要找个女伴,平子肯定到场。你看看她定位,一切都好说。”


“知道的那么详细,你是去过不少次啊。怎么着,爱上那个平子了?”
 

“怎么着,你搁那吃飞醋呢啊。阿陶,我可真荣幸啊。”郭麒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“哎呦,放心吧。我要是和二爷的女人真有什么,就不用我找他了。”




“大林,你确定是这儿?”


“照定位来看是这样没错。”郭麒麟耸了耸肩。


他们现在在一家高档会所门口。许多衣着体面的绅士小姐相伴入此,像是共赴一场华丽的宴会。而他们到底在这里干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
“怎么进去?像这种会所,应该是必须持有专门的会员卡的吧。”陶阳皱眉,“总不能拿着警官证硬闯进去。”


“就说阿陶你是死脑筋嘛,”郭麒麟慢条斯理地掏出一张卡来,“叫声大林哥哥,我就带你进去。”


“你这……从哪弄到的?”陶阳狐疑地看着郭麒麟,“你该不会是从平子那拿的吧?”


“说什么呢!哥哥我好歹也是个正经的富二代好不好?”郭麒麟半搂着陶阳,一脸不怀好意,“快叫啊,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啊。”


陶阳抽了抽嘴角,这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欠了呢。“大林哥哥,现在可以进去了吧?”


“嗯……可以了。”郭麒麟显得十分受用,“记着啊,里面到处都有二爷的眼线。无论到哪,咱俩都得装作小情侣,知道吗?”


“这点小事儿不麻烦你教我。”陶阳环住郭麒麟的腰,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,“配合一下就行了。”


郭麒麟倒也没太做挣扎,领着陶阳,把卡交给侍者查看。侍者接过卡仔细查看后,恭敬地冲着郭麒麟鞠躬,为他们打开了大门。


陶阳搂在郭麒麟腰上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。郭麒麟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,转头对他耳语,在旁人看起来十分亲昵。


“我们的陶警官紧张了?要不换我来?”


郭麒麟语气里淡淡的揶揄让陶阳很不痛快。陶阳带着些许烦躁,还有一些他自己都不是很了解的情绪:“你还想搂别人呢啊?瞅瞅你那小身板。”

俩人就这么一边警戒着周围的情况,一边拌着嘴,就像每一对情侣打情骂俏一样。他俩混在人群中,不引人注目。


“呦,麒麟,你怎么也来这儿了?”平子娇声笑着。郭麒麟和陶阳立马打起戒备,开始准备处理今晚的重头戏。


“美丽的夜晚总是要做些有趣的事,不对吗?平子小姐。”郭麒麟牵起平子的一只手,吻了吻她的手背,然后立马放开,“今天你依旧这么美。”


平子咯咯地高声笑着,直到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
“什么事让我们的平子这么高兴啊?”


张云雷自然地揽过平子的肩膀,看着陶阳和郭麒麟:“不介绍一下?”


“啊,二爷。这位是我们酒吧的贵客,郭麒麟。那位是他的……”平子组织了一下措辞,“小男朋友。”


郭麒麟向张云雷欠了欠身示意。


“既然是客人,就一起坐吧。”张云雷歪歪头,蓦地说道,“正巧认识认识。”





“这是我自己的包厢,不必拘谨,随便一些。”张云雷搂着平子在沙发上坐下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又给郭麒麟和陶阳一人倒了一杯。


房间里没有别人,但郭麒麟毫不怀疑,有一群人密切关注着这里的动向。


既然是做戏,戏不做足一点怎么对得起这么多观众呢?

【辫林】非典型吸血鬼番外车

不好意思,更新非常慢,高三狗没有假期的。点梗我会写的,尽快尽快。


可能大家都忘了这篇了吧?


车走评论区链接,翻了随时喊我。







夏天总是燥热的,尤其是停了电的夏天。


“热死人了,”郭麒麟躺在沙发上猛扇扇子,“再不来电我就要横尸家中了。”


好不容易放了个假,却碰巧赶上家里停电,宅在家的计划受到了挑战。外面热得郭麒麟又不想出去。


“心静自然凉,知道吗?”张磊在一边悠哉悠哉地刷着手机,似乎感觉不到热。


“诶,不是我说,你怎么不热啊。”郭麒麟怼怼张磊,“怎么的,说风凉话有利于散热啊是不是?”


张磊一脸鄙夷:“我这吸血鬼温度自然偏低,哪能跟你比啊。”


郭麒麟听闻,一把抱住了张磊。“嘿你别说,还真挺凉快的啊。”郭麒麟尝到了甜头,“来来来,让我继续抱会儿。”


郭麒麟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把张磊压倒在沙发上。


“哎哎哎,干嘛呢你,”张磊把手机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,“吃我豆腐呢你。”


“吃点豆腐怎么了?”郭麒麟趴在张磊身上,语气活脱脱的一个老色狼,“这都处对象了还那么矜持呢啊?原来你不也舔我脖子舔得挺开心的吗?”


郭麒麟在张磊身上蹭来蹭去,说:“让你感觉感觉夏天的温度。”


半晌,张磊回了他一句,“夏天的温度我没感觉着,下身的温度我感觉到了。”


郭麒麟也感觉到了张磊的变化,吓得直想从张磊身上挪开。张磊按住了他:“刚才不还是挺主动的吗?现在矜持,晚了。”


张磊直接横抱起郭麒麟进了卧室。






【桃林】【辫林】关系待定

主cp未定呢 走向未知

作者比读者更期待结局系列

第二章我会努力码出来的!

栀子:


联文 @西亭粉丝头子—闭眼吹不接受反驳   



本文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


脑洞 勿上升真主


练文笔




“我可以帮你,不过这个事有点特别,得麻烦陶警官您跟我亲自去一趟。”郭麒麟努力的伸着细腿,把脚搭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。


“好。”



“待会儿自然点,别太假。”郭麒麟在门口再一次唠叨陶阳。


“我一个警察用你教?别废话,快走!”


“真是,求人办事都没个好态度,你这样容易被投诉的……”郭麒麟嘴里小声叨咕着,一进门职业假笑立马浮上脸。


还没进里,过道就有好几对控制不住办起事儿来,大胆的喘息声和直面的视觉刺激让陶阳忍不住皱眉,还真是他妈的不适应。


郭麒麟手突然覆上他的屁股还捏了一下。陶阳转头冷眼盯着他,对方嘴型回答他,“办案需要。”陶阳目光一转,伸手就往郭麒麟胯下袭去。


“啊!”郭麒麟下意识惊呼出声,还好旁边的人都很忘情并没有注意到他。“WOC!你干嘛!”唇凑到陶阳耳边,咬着牙低声问他,恨不得把那人的耳朵一并咬下来。


“办案需要。”陶阳用着两人能听见的音量回答,还又报复性地捏捏。


郭麒麟默默在心里对着陶警官竖了个中指。双手举过头作认输状,“我输了,搂腰吧还是……”最后几个字还在嘴里,陶阳的手已经搁上了他的腰,伸出手指戳戳在腰间的手,歪头望向陶阳,“你个矮,我搂你。”


“我有枪。”


“行行行!你搂吧搂吧!”







“呦!平子,好久不见呐。”郭麒麟朝着独占吧台无人敢靠近的女人打了声招呼。


女人漂亮的脸转过来,美眸上下打量着两人。“麒麟这是换口味了啊。”


“不敢不敢。”郭麒麟把陶阳安顿到隔女人一个位的椅子上,“在这等着。”转身就凑到了女人身边,“我这不是学学您家那位嘛,他呀,自然没有平子小姐您可人啊。”


郭麒麟的唇几乎贴到了苍木平子脸上,“你这嘴还是这么甜。”女人娇媚一笑,奖励似的亲吻郭麒麟的嘴角。


“太浅了平子小姐。”郭麒麟手压住仓木平子的脑袋,讨了个法式深吻。


“你……真是大胆!”仓木平子微红着脸娇嗔,“二爷快回来了,你赶紧走吧!”


“好的平子小姐,不过为了表示我对你的真心……”郭麒麟突然蹲下,托起来平子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,在脚背留下一吻,起身理理有些折痕的西服,微微一笑。


“再见,平子小姐。”随即拉着旁边呆坐的陶阳离开。留下平子又羞又恼地在原地跺脚。




“行了!松开!”离开那酒吧拐入一个偏僻的巷子,陶阳才甩开郭麒麟的手。“不嫌脏你也是,染上什么病可别传染给我。”从怀里掏出一包纸巾仔细擦拭被郭麒麟握过的手。


“喂!给我一张!”郭麒麟用手狠狠地揉着嘴唇,伸手问陶阳要纸,那人干脆直接一包扔给他。


“什么态度!我是帮你啊,我要是染了你也别指望置身事外。”擦完嘴又擦手,用完整包纸才两步追上陶阳,“不用躲我那么远,二爷的女人怎么会有病。定位我装她鞋底了。除了该付的钱,爷还牺牲了色相,你欠我人情啊!”


“吃火锅去。”


“好好好!我要去老北京那家!”






“二爷!”随着经理的称呼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。


“二爷~”平子一声媚笑就扑了上去。


张云雷拥着平子直接上了电梯,除了贴身的助理,所有手下都留在了外面。


“继续玩!”留下的喽啰说话,涌进人群中。


“你新街那个场子好像被警察盯上了。”张云雷吞云吐雾期间冒出一句话,大手滑进平子的裙子揉搓。


“啊~二爷……我会去处理的。”


“不用,我会安排好,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喂饱我。”电梯一开张云雷就抱着平子冲进了房间,助理不急不忙地跟上去关住卧房的门,在客厅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


【辫林】有关下雨

@鹅鹅鹅 的一个小甜品。

送给辫林,也送给喜欢的所有cp,希望他们都好。




郭麒麟是顶喜欢自己的小舅舅的。又好看,又宠着自己,还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张云雷呢?


郭麒麟总是和张云雷一起出去玩,直到日薄西山才回家。


俩人毕竟年纪都不大,又都是男孩,粗枝大叶的也很正常。偶尔一不小心忘了带雨伞,张云雷总会牵着郭麒麟手一路小跑回家。


郭麒麟有些疑惑,问张云雷:“张云雷,都说在雨里跑到家和慢慢走到家,身上淋的雨是一样多的。那你为什么还要拉着我跑呢?”


张云雷一边给他擦着头发,一边跟他说:“我知道,大林,但那不一样。”


“跑的话,在雨里待的时间短。虽然淋的雨一样多,但要是在雨里待的时间过长,是要感冒的。”张云雷擦干了郭麒麟的头发,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弄好了。


“倒不如快点结束,免得日后难受。”





几年后。


“大林,咱分手吧。”张云雷背对着郭麒麟,不舍却又决绝。


“张云雷,我不明白。”郭麒麟摇摇头,“咱俩明明还互相喜欢。”
 

“你记得以前我跟你说的下雨的故事吗?”

“下雨了,我俩却都忘了带伞。既然已经身在雨中,与其等待雨停,不如快点奔跑。早日止损,对你我都好。”张云雷狠了狠心。他不忍因着这些儿女情长,断了郭麒麟的前程。


“可是老舅,”郭麒麟走到张云雷的面前,拉住了他的手。


“下雨是我们改变不了的。我们能改变的,是我们对雨的态度。在雨里,我们一样可以玩得很开心。”

“你总说下雨要快点回家。但你不知道的是,我只是贪恋着每一分与你共处的时间。我也贪恋下雨的时候,你紧紧拽着我时指尖的温度。”

“每次我都想着,要是我们俩是在雨里慢慢走,该有多好。你就可以牵着我,一起走啊走。”

“张云雷,我想让你知道,我们规避不了风雨,但无论怎样,我们都可以一起牵手回家。”

“就算湿的狼狈,咱俩也可以一起洗个热水澡。”


张云雷看着郭麒麟的盈盈笑脸,不自觉地攥紧郭麒麟的手。


他说:“好。”




为他着想,是爱;风雨同舟,也是爱。


身处风雨,相信阳光,更要相信你身边的人。


须知,再无情的风雨有一天都会过去,而他,永不可辜负。

216粉

想不到我更文这么怠惰也能涨粉。

感谢

2.16,张继科生日。龙獒,我的初心。

所以,点梗吧。

点梗范围在我写过的所有cp。当然,如果您想,可以点龙獒龙。
 
我们十一不休息,文不一定什么时候码出来,但一定会有的,请不要嫌弃我。

再次感谢。

顺便带我家先生 @栀子

【桃林】相拥入眠

一个甜饼。有车。老规矩,链接放在评论里,只要挂了随时叫我补链。

带我家先生 @栀子

写的时候总觉着自己拐卖儿童。


 

 

 
 







陶阳是七岁被收养到郭家的。


他现在的哥哥,郭奇林,那年害了一场大病。郭父郭母在寺庙祈福,立下誓言,若是儿子病好,便领养一子当做善事。


不久,郭奇林的病竟然真的好了。郭父郭母为了还愿,去了孤儿院,收养了陶阳。


郭奇林很喜欢陶阳,左一个阿陶,又一个阿陶地叫着,天天黏在一起。有时候郭父也开玩笑地说,陶阳真是老天派来护着郭奇林的。

 


日子一天一天过,十来年一晃就过去了。


郭奇林十八岁生日那天,郭父郭母准备好好庆祝一下。


“阿陶,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郭奇林站在门口穿着衣服,依依不舍地问陶阳。


“不了,大林哥哥。”陶阳帮他整理衣角,“我这还要上学呢。”
 
 
“原来在你心里我还没有学习重要啊。”郭奇林瘪瘪嘴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

“怎么会呢?谁不知道我最喜欢我的大林哥哥了啊。大林哥哥,听话。你好好玩,回来咱俩再一起过个生日。”


郭奇林眉眼弯弯:“好啊,那你可得好好看家啊。回来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
  


好吃的最终也没有带回来。


一场交通事故突如其来,郭父郭母双双遇难,身受重伤的郭奇林被抢救了过来。


医生说,郭奇林的身体状况已无大碍,只是思维模式永远地固定在了七八岁。那正是陶阳第一次见到郭奇林时的年纪。


张云雷问陶阳:“小崽儿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
“还能怎么办?”陶阳望着熟睡的郭奇林,“从他第一次叫我阿陶开始,我就知道,我得照顾他一辈子。”





凭着父母留下的积蓄和亲戚朋友们的接济,年且十七的陶阳就能把郭奇林照顾得很好。等到陶阳上了班,照顾郭奇林也就没有什么压力了。只是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


“林林,我回来了。有没有想我?”陶阳下了班,亲昵地呼唤着郭奇林。


“阿陶回来啦!”郭奇林兴高采烈地扑进陶阳的怀抱,“林林很想阿陶。阿陶最近都不陪林林了。”


“林林乖,最近有点忙。明天让云雷舅舅来陪你玩好吗?”陶阳被抱着自己的人萌得心尖直颤,安抚地摸了摸郭奇林的头。


天知道他有多想陪着郭奇林,但他还得担着照顾郭奇林的责任。这些年他俩相依为命,郭奇林是他唯一的动力。好在郭奇林从小就是省心的性子,除了黏他以外,可以说就像个大人一样。


“林林会乖乖的。但林林最喜欢的还是阿陶了!”郭奇林奶声奶气的,“阿陶,抱~”


 





“云雷舅舅,云雷舅舅,阿陶为什么最近都不陪我玩了。”郭奇林委屈地扯住张云雷的衣角。


张云雷陪了郭奇林一天也是累坏了,刚把小外甥哄上床准备回家,结果小外甥开始闹脾气。


张云雷眼珠一转:“说不定啊,陶阳哪天就找了个媳妇回家了,一起照顾你啊。大林,快睡吧啊。”


郭奇林委屈地应了,闭了眼睛。张云雷又在床边守了一会儿,也就走了。






陶阳下班到家已经十点了。刚进门,陶阳就看见郭奇林坐在沙发上盯着他。


“怎么了林林?”陶阳在他旁边坐下,“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啊?”


“林林不困,林林要等阿陶。”


“那我都回来了,林林就快乖乖睡觉吧。”


郭奇林没有应声,只是一直低着头。陶阳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却摸到了一手泪水。郭奇林这才抬起头,紧紧地抱住陶阳,不住地抽泣着。


“阿陶你是不是要娶媳妇了?”

“阿陶你娶了媳妇以后是不是就不要林林了?”

“林林是不是让阿陶嫌弃了?”


郭奇林跨坐在陶阳的腿上,小脑袋拱进陶阳怀里,抽抽搭搭地哭着。陶阳心疼坏了,赶忙把郭奇林抱住。


“我最喜欢林林了,怎么会不要林林呢?”

“阿陶骗人,阿陶最近都不抱我了。阿陶就是要娶媳妇了。”郭奇林在陶阳怀里蹭来蹭去,“我不要阿陶娶别人!”


让郭奇林这么一闹,陶阳下身起了反应,尴尬地说:“林林,那个,你先起来好吗?”


“不、嗝、不行!”郭奇林哭得有点打嗝了,“阿陶、嗝、阿陶是我的!只能、嗝、只能娶我!”
 

郭奇林笨拙地吻住陶阳的嘴唇,然后分开,紧张地看着陶阳的反应。


“云雷舅舅说,和最喜欢的人亲亲,他会很开心。”郭奇林紧紧地攥着陶阳的衣襟,嗫嚅着说。


张云雷一天天的都教了郭奇林什么啊。陶阳有些头疼。


“那林林亲别人了吗?”

“没有,林林最喜欢阿陶,林林只亲阿陶一个人。”郭奇林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“那阿陶能不能亲亲林林?”


陶阳把郭奇林的头按向自己,说:“阿陶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亲亲好不好?”


刘国梁回来了。
 

真的。一下子就哭了。
 

国乒是我初心,我爱他们爱了整个高中。对我来说,刘国梁就是国乒的灵魂人物。


666天,我们又可以说出“许愿东京”。


功夫练到二八年上,风雨来去也乒乓。